当前位置: 主页 > 徽观察 > 人物 >

名仕亚洲

来源: 长安街知事 作者: 2016-08-19 18:26      

  最新的一则人事变动,让我们认识了全国最年轻的局级干部。

  今早,安徽省委组织部所属微信公号“安徽先锋网”发布“干部任前公示公告”:出生于1982年9月的宣城市政府副市长、旌德县委书记周密拟提名为宣城市委常委人选。

  

  事实上,周密29岁就当上副局,至今已有近5年时间。2011年2月,他升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。

  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发现,全国80后的厅局级干部,大多有过共青团经历或仍在团系统工作,比如北京的郭文杰、王洪涛,上海的杨元飞、赵亮,云南的雷瑞,广西的郑胜景,内蒙古的诺敏,黑龙江的陈苏等等。山东济宁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张辉此前曾是山东团省委副书记,宁夏自治区司法厅政治部主任位西北曾是共青团银川市委书记。此外还有两位来自高校的80后副局,一位是湖北省神农架林区党委书记周森锋。另一位宁夏固原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王正儒。

  在这些80后局级干部中,年纪最小的就是周密。事实上,周密虽然年纪小,但是参加工作已有13年,年头比同龄人长不少。这与他的一个特殊经历有关。

  1997年,年仅15岁的周密考入中科大少年班,攻读博士期间导师是时任中科大校长朱清时。在中科大,他曾任研究生会副主席、主席,团委书记助理、党委组织部部长助理。

  

  97级少年班合影

  知情人士称,周密做学生工作时就表现出很强的领导才能,“他为人低调,工作能力强,而且很无私。”

  离开中科大后,周密曾回校参加校友餐桌活动。当有同学问及他的人生经历时,他坦言“那些都是顺其自然的”,并鼓励同学们眼光要高远,做事要踏实,不要束缚于复杂的社会关系,要为了理想而活着。 活动结束后,他给同学们留了自己的电子邮箱。

  中科大少年班始办于上世纪70年代末,主要招收尚未完成常规中学教育但成绩优异的青少年接受大学教育。2年前,中科大少年班校友会曾经发布一项调查称,30多年来,中科大少年班已经培养了超过202位教授。少年班学生的发展路径一般是考研、出国、成为学术大牛。比如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的骆利群和30岁出头就当上美国哈佛正教授的尹希。而像周密这样读完博士步入政坛的,确实少之又少。

  离开中科大后,周密历任滁州团市委副书记,安徽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综合处主任科员、培训中心执行主任,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委员、副院长,淮北市相山区委常委、常务副区长,2011年出任团省委副书记,2014年出任宣城市副市长、旌德县委书记。

  潘平洋是周密在团省委工作时的同事,他评价周密“做事大气、做人低调,而且为官很清廉。”潘平洋介绍说,周密在团省委任副书记三年多时间,自己却没看他报销过一张打车票。虽然工作上对部下要求很严格,但周密私下里跟大家相处很融洽,他经常跟同事及团校里的学生们一起吃食堂6元套餐,还常常抢着给大伙儿埋单。

  有一次在给贫困大学生发救济金时,周密流了眼泪。他跟学生们说“现在穷不要紧,我也是从学生时期走过来的……”据潘平洋了解,周密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,每一步都是自己考出来的。

  到宣城任职时,组织部门对他的评价是:周密是中科大物理化学专业博士研究生,政治素质好,知识储备丰富,具有较高的学术理论水平。经历过省直单位、高校、县区等多个岗位锻炼,工作有干劲,敢想敢干,雷厉风行,进取意识强。

  旌德县当地官员介绍说,跟周密接触不到一个星期,感觉新书记很务实,并且朝气蓬勃。“刚在县里开完被任命的会,就马不停蹄地下基层调研,紧接着又到市里开会。”

  由于被贴上了最年轻的标签,周密虽然仕途坦荡,也面临着不少质疑,主要是职级晋升过快和岗位调整过于频繁。虽说这其中不乏对社会公平的考量,但不可否认的是,“论资排辈”的传统观念在各行各业依然根深蒂固。很多人不相信甚至不愿相信年轻干部可以担当大任。一旦有年轻干部被“破格”,难免被指背后有人或是违规操作。一时间,连年轻干部自己都变得低调,刻意回避媒体和各方赞誉。

  上文已经说了,周密与很多年轻官员不同。他上大学的时间很早,21岁就参加了工作,至今工作13年。对于正常年龄上学的人来说,工作13年后升任副局的亦大有人在,只是年龄略大而已,因此年龄并不能作为判断工作经历的绝对标准。

  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昨天给大家介绍了出生于1981年的中科大教授陈宇翱,他和周密是同龄人。但是,社会上对80后教授和80后副局的评判却截然不同,相比之下对80后教授叫好声居多。原因很简单,80后教授对社会作出的贡献,有根有据地被展现了出来。而80后副局的政绩却鲜有披露,大家对他们的认识,多留在了简历和组织评价的寥寥数语之上。其实这是一个信息披露环节的问题,只要选拔程序公正公开,选拔标准有理有据,有能力的年轻干部自然能被社会所认可,大大方方地走向执政台前。